好神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好神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应将刺激全球需求列入G20核心议题

发布时间:2019-09-29 02:47:19 阅读: 来源:好神拖厂家
中国应将刺激全球需求列入G20核心议题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新闻库 正文 中国应将刺激全球需求列入G20核心议题 2015-03-17 02:42:14 来源:金银岛

评论()

分享到:

[后危机时期的全球经济增长仍然疲软,通缩风险尚未消散,如何刺激本国和全球需求可能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话题]

今年3月9日,欧洲央行正式推出万亿QE计划。随着欧洲央行和各国央行开始购买国债,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创下历史新低。这一全新的非常规货币政策(UMP)会使欧元区“起死回生”吗?每月600亿欧元的购债规模是否足够?此后各国央行又应该如何保持有效沟通?

“鉴于欧元区面临的通缩风险,以及欧洲所谓的‘长期滞涨’(secularstagnation),我认为QE是重要之举,但仍需要配合以财政政策和其他改革措施。”国际金融协会(IIF)总裁、美国财政部前副部长蒂姆·亚当斯(TimAdams)在出席2015年冬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每月600亿欧元的购债规模是个很好的起点,也足以吸引市场注意力,今后欧洲央行也完全有能力扩大规模。

就风险共担来看,欧洲央行分担的风险有限,占债券总量的20%,其余将由欧元区成员国的央行自负。对此,亚当斯认为,“欧洲央行亲自出手购债将最为有效,这能够传递风险共担的信号,也是使一个货币联盟得以长期持续的关键。”

美联储加息将是2015年全球的最大关注,美联储应如何保证有效沟通?“它需要不断与市场沟通其对加息进程的判断,以防止‘悬崖效应’(cliffeffect)。可见,要在预判市场预期的同时回应那些预期,这的确充满了挑战。”亚当斯分析称。

中国将在2016年成为G20峰会的主办国,如何设定首要议题是目前最大挑战。亚当斯认为,最重要的是专注,议程往往充斥了众多政策目标,但届时又无法落实。在他看来,要兼顾各方兴趣而不显得过度聚焦本国利益,的确是一大挑战,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可能是一个适宜的话题。此外,后危机时期的全球经济增长仍然疲软,通缩风险尚未消散,如何刺激本国和全球需求可能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话题。当被问及人民币加入SDR是否应被列入G20的议程,亚当斯表示,这一话题更多的是中国问题,由于G20是由各国领导人推动的,因此中国应该寻求能够实现多方共鸣的话题。

此外,针对久拖不决的IMF份额改革,亚当斯认为,“应该再多给美国一点时间,比如6个月,利用这段时间观察一下美国国会会否通过份额改革。我认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确有意愿通过改革。”

欧元区QE:必要之举

第一财经日报:如何评价欧洲央行最新推行的万亿QE?

亚当斯:鉴于欧元区面临的通缩风险,以及欧洲所谓的“长期滞涨”,我认为QE是重要之举,但仍需要配合财政政策和其他改革措施,如劳动力市场改革、产品市场改革、扩大投资规模,欧盟委员会新主席容克(Jean-ClaudeJuncker)的3000亿欧元振兴计划将会是QE的良好补充。总体而言,欧元贬值会促进出口,刺激资本市场,主权债务溢价将会进一步收窄。

日报:就欧元区QE的细节而言,你认为欧元区各央行风险共担是否合理?

亚当斯:我认为欧洲央行亲自出手购债将是最为有效的,这能够传递风险共担的信号,也是使一个货币联盟得以长期持续的关键。此外,对于一个能够持续发展的货币联盟而言,财政联盟也需要相伴而行。

日报:你认为欧元区QE每月600亿欧元的购债规模是否足够?

亚当斯:这是个很好的起点,也足以吸引市场注意力,我认为今后欧洲央行完全有能力扩大购债规模。总体而言,QE是必要之举。

日报:以美国的三轮QE为例,QE1效果极佳,但此后QE2、QE3的效果存疑。此外,根据IMF数据,全球潜在经济增长率(trendgrowth)正在放缓。照此来看,QE政策真的有用吗?

亚当斯:QE是个长期战略,它不能取代提高潜在增长率的政策。政策制定者可能误将其作为替代政策,其实QE只能争取时间、提供一定刺激,其效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当时,QE1有效地平复了美国资本市场恐慌,但此后边际效力会逐步递减。

日报:欧洲央行和美联储政策背道而驰,你认为这是否会加强金融市场波动性?

亚当斯:是的。每当全球出现货币政策分化,市场波动性都会抬头。当前,日本仍将继续其QQE政策(量化和质化宽松),中国政策基调尚不明朗,不过我认为当前应该保持货币政策相对稳定,出现剧烈转向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市场波动。

日报:你认为美联储将于何时加息?

亚当斯:我认为最早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当前似乎美联储并不着急。尽管2014年第四季度GDP数据亮眼,但当前美国通胀率处于低位,美联储并没有任何压力急于加息。此外,美联储内部也多表示,将对加息保持非常耐心(patient),也不排除推迟至2016年加息的可能。

日报:日本央行正在继续推进QQE,你如何评价日本央行的表现?

亚当斯:日本央行已经尽力,而目前第三支箭最为重要,即结构性改革,如使得服务部门更具竞争力。日本目前有很多工具可以实现飞跃,如正在协商中的TPP(泛太平洋(601099,股吧)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是改革的催化剂(catalyst)。已经祭出的第一支箭和第二支箭(货币刺激和财政刺激)只是短期之举,不过全球当前都存在一个顽疾,就是对于开展结构性改革的态度较为拖沓。

央行沟通:依旧面临挑战

日报:1月15日,瑞士央行突然宣布取消1欧元兑1.2瑞郎的汇率下限,引起市场的很大波动,你对瑞士央行作何评价?

亚当斯: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自2011年瑞郎盯住欧元以来,瑞士央行通过印钱防止瑞郎过度升值,这导致瑞士央行的资产接近瑞士GDP的90%,这是无法持续的。

日报:照此来看,你是否认为2011年瑞郎盯住欧元的策略是错误的?

亚当斯:2011年的挂钩机制是必要的,因为自欧债危机以来,欧元资金流向了瑞士避险,为了避免这些资金流入令瑞士法郎过快升值,瑞士央行当时不得不设置了欧元兑瑞士法郎的汇率下限。但随着央行干预程度不断上升,其过度膨胀的资产负债表不可持续,而行动越晚,对瑞士经济的打击就越沉重。

日报:你认为瑞士央行此举是否将打击央行信用?

亚当斯:央行总是要不断努力来赢得信任,但有时难免也要做一些越权的事情,尤其是当前全球各国财政政策瘫痪(paralyzed),疲软的投资也越发依赖央行刺激。然而,央行能做的事情毕竟是有限的,当前多数欧元区利率已经徘徊在零区间,货币政策空间受限,因此央行必须动用非常规货币政策。

日报:及时、有效的沟通是否应该是央行信用的一部分?

亚当斯:沟通的确重要,但瑞士央行当时很难做到这点,因为提前透露“脱钩”会造成大规模市场投机行为。就美联储的挑战而言,它需要不断与市场沟通其对加息进程的判断,以防止出现“悬崖效应”。可见,要在预判市场预期的同时回应那些预期,这的确充满了挑战。

日报:对于瑞士央行事件,IMF总裁表示对瑞士央行没有和其他主要央行进行事前协调感到遗憾。你认为瑞士央行是否应该进行事前联络?

亚当斯:我相信瑞士央行在事后一定对其他主要央行做了解释,我认为“脱钩”事件的负面影响将会逐步消散。

日报:这是否说明,各国央行应该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合作?

亚当斯:这种提法一直存在,且多国央行行长也互相了解,时时沟通。尽管如此,在采取一个市场影响力较大的行动前,央行行长必定会十分谨慎,仔细考虑如何沟通,以将负面影响降到最小。但不论央行怎么做,一定的负面影响总是无法避免。

日报:2005年,中国正在筹备汇改,7月21日,中国央行和马来西亚央行采取了协调行动,两家央行同时宣布汇改,你认为这种经验值得借鉴吗?

亚当斯:我认为每一个事件发生的背景都各不相同,今年2月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G20财长会议也探讨央行如何有效合作。不过就瑞士央行此前的“挂钩”政策而言,美联储、欧洲央行或者IMF等一定会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中国G20:

应寻求多方共鸣话题

日报:中国在2016年将担任G20会议的主办国,你对会议议程有何建议?

亚当斯:距2016年还有很长时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专注,议程往往充斥了众多政策目标,但届时又无法落实。目前尤其是要持续开展对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探讨,因为全球经济发展仍存在上万亿美元的基建缺口,重要的是为何会出现这种缺口?我们如何获得资金填补缺口?除此之外,在未来几个月,中国还需要关注其他一些必要讨论的新问题。

日报:一些评论家认为中国应该充分运用这个机会实现自己的目标,但更多人认为,中国需要兼顾各方利益。如何才能兼顾各方利益?

亚当斯:要兼顾各方兴趣而不显得过度聚焦本国利益,这的确是一大挑战,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可能是一个适宜的话题。此外,后危机时期的全球经济增长仍然疲软,通缩风险尚未消散,如何刺激本国和全球需求可能是一个更为重要的话题。

日报:你认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是一个合适的话题吗?比如汇率合作或是赋予新兴经济体更多话语权?

亚当斯:我认为IMF等国际机构的治理应该合理反映全球经济发展。当我还是美国政府官员时,我一直着力推进IMF等其他机构成员国代表性的再平衡,以合理反映不断演进的全球经济形势。这种努力仍应该持续。

日报:但是这总是举步维艰,比如IMF份额改革至今仍陷于停滞。

亚当斯:这对于此类全球机构的确是巨大挑战。目前来看,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对份额改革的态度十分坚决,IMF的大部分成员国也是如此,因此我相信美国在合适的时机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日报:事实上,IMF已经开始讨论“计划B”,你认为美国是否有意愿通过改革?

亚当斯:大家应该再多给美国一点时间,比如6个月,利用这段时间观察一下美国国会会否通过份额改革。我还没有完全放弃希望,并认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确有意愿通过改革,也为之做出了一定努力。

日报:如果中国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列入G20议程,这是否能够对现实有所帮助?这是否应该作为优先议程?

亚当斯:鉴于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并没有把握可以取得国际共识,因此我不认为这应该作为优先议程。不过,就算无法达成共识,我们还是应该坚持将其列入议程、进行探讨,这总比一直保持沉默来得有效。

日报:你认为SDR(特别提款权)篮子改革是应被列入G20的核心话题?

亚当斯:IMF正在检视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可能性,因此这一话题更多的是中国问题。由于G20是由各国领导人推动的,因此中国必须寻求一个能够实现多方共鸣的话题,并就其技术问题进行探讨。

日报:你认为人民币是否可能在2015年加入SDR货币篮子?美国是否会表示反对?

亚当斯:对此我还没有得到消息。不过与IMF份额改革相比,SDR的重要性要略输一筹。因此,对于美国而言,其可能将更多关注放在份额改革上。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标签: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回收自动化设备

白芍苗

量子产品研发

纪念币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