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神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好神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陈年谈风口最害怕的是大风过后一地鸡毛

发布时间:2019-09-29 21:38:14 阅读: 来源:好神拖厂家

陈年谈风口:最害怕的是大风过后一地鸡毛

如果不是亲耳听凡客城品创始人陈年在“什么是好书”这个问题上,侃侃而谈,你可能很难想象,这是陈年,或者这是一个企业家,而不是一个读书人。看得出来,像“书虫”一样的陈年,在创业中几乎如饥似渴地从广袤的外界图书中汲取营养,随时调整着自己对这个夸张而浮躁的商业社会的认识。

在BT创新周之“静心读书日”上,凡客诚品创始人陈年做客钛媒体的新办公室图书馆,这是一次读书分享日,也是一次我们搬新家后的特殊暖房活动。

2012年之后的凡客大调整,陈年经历了最为痛苦的内外交困与一片质疑,但陈年也开始重新调整产品价值观。这或许是他最大的改变。他说,

过去一段时间很多人都跟我说,说陈年你的品牌观变了,你的产品观变了。我曾经问过日本人,为什么日本人产品做得好,日本人说:第一、我们学习的时间长,我们一直在向西方学习,而且中间没间断过;第二、我们只做一件事,职业生涯就只有一件事。跟我们凡客诚品合作的那个公司,他们做了120年的衬衫,最近我又找了一支团队,这支团队在优衣库服务了15年。

我跳过很多次槽的,创业这也是三次了。所以,我把衣服做好就够了,这辈子。

好产品就是好产品,正如好电影就是好电影,“我坚信十年以后《黄金时代》必是经典,我坚信。好电影就是好电影,不在于他今天的票房,就像当年《现代启示录》在美国遭遇了票房的惨败,和当年《大话西游》在香港遭遇了惨败一样,好电影就是好电影。”陈年这段话让钛媒体小编印象深刻。

以下是陈年在BT图书馆里所做的“读书分享”的部分发言,经钛媒体整理、删编:

我刚才看了一眼我上在多看下载过的,我已经在多看上花了3000多元买数字版本的书。最近下的是《天龙八部》,前一段时间下的是《呼兰河传》,是因为萧红。刚才卢俊总提到了《黄金时代》,我坚信十年以后《黄金时代》必是经典,我坚信。好电影就是好电影,不在于他今天的票房,就像当年《现代启示录》在美国遭遇了票房的惨败和当年《大话西游》在香港遭遇了惨败一样,好电影就是好电影。我还下载了《阎锡山传》、《中国历史风云录》、《一寸山河一寸血》,还下了一系列物理学的书,这是一个很好的app。

过去一年,除了《黑天鹅事件》和《反脆弱》之外,看的最多的书是和衣服有关的,因为大家知道,凡客诚品是做衣服,但是我以前是从来不看跟做衣服有关的书。为什么呢?就是卢总前面提到说,大家因为有一个传统的观念是用看书来区分阶层,但是我看了几本与衣服有关的书以后,我觉得设计师还是很牛的,我看了卡尔.拉格斐的《卡尔的世界》,还看了一些服装基础资料,觉得这一行太深了,这一行的历史是那么的悠久。

过去做凡客最大的悲剧是从不看服装制造的书,内心里并不尊重专业知识

为什么说这个话题呢?我前面做了六年的凡客,卖掉了几亿件的衣服,我没有看过跟服装有关的书,因为我觉得服装的书没必要看,而且我觉得中国制造这么牛,所以更没必要看,而且从内心深处来看是对服装的知识、纺织业的知识不尊重的,但是这个悲剧在于哪里呢?我后来发现,这个悲剧不是我一个人的悲剧。为什么这么说呢?

湘明跟我说, 8月28号,陈年讲得很好,尤其讲免烫,讲面料讲得很好,问我都是找一些什么专家给做的,我跟湘明私下里说,不是专家做的也不是中国制造做的,是我专门成立了一个科研小组自己搞出来的。

中国制造已经生产了这么多的东西,但是基本上都处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所以我的一个忧虑或者是我的一个担心是什么,就是大风过后,一片鸡毛,我特别担心中国制造最后毫无价值。

因为当你不知其所以然的时候,最终你的产品也好品牌也好,是没有竞争力的,这是我这一年看服装业的书,纺织业的书我最后的一个担心。就像今天的互联网。

后来我们也很好奇,咱这些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呢?说全是欧美的品牌或者是日本的品牌的人来告诉你怎么做,但是为什么这么做不知道,当然咱们也不问,因为你就挣基本加工的钱就够了。

像我们翻译的书一样,因为老板们都没时间看原版,编辑可能就会觉得翻译不错,卢总每天在看数据,就这样被蒙了。这是快速发展中我们可能想不到的陷井,这东西是不是好东西?好东西,咱不好好翻译,所以他就变成了垃圾。

假如说拿一堆非常好的原材料放在一起,当我们不去追究一个优秀的配方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时候,再好的原材料也许在我们的手里就被干掉了,这是我一年看服装业的书,我自己特别难过的地方,越看越心虚。

各位,尤其那些喜欢时尚的人,你去看一下山本耀司做衣服的书或者卡尔.拉格斐的书,山本耀司反复强调自己在新宿接头的小店看他妈妈做衣服所受到的熏陶和教育。他妈妈是个裁缝,因为新宿就是红灯区,歌妓们穿得都非常复杂,走路很不方便,山本耀司希望从一个裁缝的角度希望给他们做成更加简单的中性一点的衣服来,他反复强调的是自己作为一个裁缝出身设计师,这是你打开这本书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当你看到卡尔.拉格斐那本书的时候,基本你翻一下你就会很崩溃,但是只要耐心的翻开这本书,我发现卡尔.拉格斐自豪自己是一个裁缝出身,写的也非常的朴实。当我们再去看国内的时尚类书的时候,就会发现,全是拼接和各方面的一个大杂烩,即便是所谓的时尚大腕写的书,也写得基本属于垃圾。

当我们卖10万碗面的时候,我们关注更多的就变成了数字,而不是面,这是错的

每个行业都有其深奥的东西,每个行业都有其必须我们去学习的东西,如果说今天让我说,我的感悟的话,不是和创业有关,也不是和读书有关,是人生有关。

我们如果是在卖一碗面,就是特别渴望一天卖一百碗,一千碗,十万碗。当我们卖十万碗的时候,我们很少去想这碗面做得好不好吃了,我们只想在这个数字上再去加,然后我们就成功了,这也是大家过去都有的欢呼。

我今天的感悟是,这是错的,我们不管卖一碗,还是卖两碗,还是卖一百万碗,这碗面做得好与不好,谁都能吃出来,不要因为这碗面卖了一万碗就说他是好面,换句话说,你不要因为今天我有钱就尊敬你,这是错的。

这就是人的本份。我从小就是一个爱看书的人,从中学时开始,接触西方资本主义自由化的思想,我记得当时我在我中学的图书馆里面看到《百年孤独》,看到杜拉斯的《情人》,看到一系列一系列让我眼花缭乱的书的时候,觉得太牛逼了,如饥似渴的吸收这些西方自由主义的东西。

因为我们小时候压抑的太厉害,由此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当我们突然有一个选择的自由的时候,我们会不会就彻底不再思考人的本份,彻底不再追问基本的价值观,以至于我们搞出了满天的雾霾,我们搞出了遍地的垃圾。

这是一个人生观的问题,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过去一段时间很多人都跟我说,说陈年你的品牌观变了,你的产品观变了。我曾经问过日本人,为什么日本人产品做得好,日本人说:第一、我们学习的时间长,我们一直在向西方学习,而且中间没间断过;第二、我们只做一件事,职业生涯就只有一件事。跟我们凡客诚品合作的那个公司,他们做了120年的衬衫,最近我又找了一支团队,这支团队在优衣库服务了15年。

各位,我跳过很多次槽的,创业这也是三次了。我把衣服做好就够了,这辈子。

2019青年力量榜单揭晓章宇谭卓声入人心男团齐获奖刘晓

以先进标准引领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手提包

投资需谨慎苗木行业三个雷区可要躲开印度素馨

一路囧途杨子的寻爱之旅跳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