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神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好神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还我身体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3:31 阅读: 来源:好神拖厂家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小妹妹我来陪你好吗?》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还穿着半透明镂空睡裙的李婷一个人跑在漆黑的马路上,她一边跑,一边极力向后挥舞着纤细的手臂,没有扎起来的乌黑秀发也随着她的奔跑没有方向的四处乱甩,她的脸紧绷着,此时她是多么需要有一个人可以来帮助她,可是在她身后一个忽闪忽现的鬼魅身影紧紧追随。

路灯没有发出明亮的光,只有一轮血红色的圆月高高的挂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它的光辉所到之处都深深印上了它鲜艳的红,就像是血一样。李婷跑着,她时不时的都要向后去看,但是,那鬼一样的东西轻飘飘的悬浮在半空中就像是咬住了她一样,甩也甩不开。

前面是一间破旧的幼儿园,在漆黑红晕的夜幕下却也显得高大而又神秘,李婷见四下里没有地方可以避身,顺势就遛了进去……她慌乱中抬头看了看幼儿园的名字——小太阳。

这幼儿园里一股腐朽破旧,发了霉的味道被猛然间冲进来的,丝毫没有心理准备的李婷深深的吸了一口。她强按住翻江倒海的胃,红着脸找着可以藏身的地方。

一个画着洋娃娃的大盒子映入她的眼帘,她以敏捷的身手就到了盒子跟前,那大盒子估计是原来给孩子们装平时玩的玩具的,想李婷这样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将她装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盒子上落着很多的灰和蜘蛛网,李婷来不及清理,就猛地打开了盒子的盖子!

恍!

就在李婷将盒子打开的瞬间,那一直跟着她的鬼竟然从盒子里跳了出来,李婷还来不及向后退,就被一把掐住了脖子,她叫不出声,惊恐的看着那个鬼,那鬼的头好像是被谁拧过,他的后脑勺就直直对着李婷的脸,看不见的正脸就发出咯咯的冷笑,渗的心慌。鬼姐姐www.guijj.com

“不要掐死我!不要掐死我!”李婷扑腾一下,就床上跳了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的汗顺着额头,一直流到了脖颈,她一边抚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一边擦着流不停的汗,说道:“又是这个梦,吓死我了”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寒风透过李婷房子里没有关严实的窗户缝,簌簌的吹着,李婷看着窗外,深吸一口气说道:“不会真的有鬼吧?他到底是谁?”

谁可以相信一个梦可以重复做几次,但是李婷做到了。这个梦最近就和那个鬼一样,缠着她不放,她有很多的疑问想不通,似乎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想着想着,李婷睡着了。

经过几日来连续的做一样的梦,李婷带着显眼的黑眼圈来到学校。

“咦?婷啊,你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啊?”李婷的闺蜜张小诗一边拿着作业本,一边看着没有精神的李婷味道:“吃早饭了吗?”

“嗯,吃过了,”李婷给小诗交过作业后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揉着眼睛,说道:“哎,我又做那个梦了,折腾的我啊!哎”

“啊!”小诗哐的将手底下的作业本猛地一拍,几乎都站起来说道:“不会吧?”

看着小诗瞪大的双眼,一脸无奈的说:“是真的,我快要疯了!”李婷说着说着就开始狂抓自己的头发说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

“哎呀!这样没用的”小诗赶忙制止了祈祷的李婷,神秘兮兮的说:“你不会真的是撞鬼了吧?”

“哪里啊!我要是撞鬼的话,早就神志不清了好不好,到时候我连你都有可能咬,就不要说现在还可以好好的上课了”

“哦!你说的也对”小诗看着天花板,思索了一会说:“你们家人不知道吧?”

“嗯,没有说”李婷手里熟练的旋转着笔,看着小诗说道:“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再说他们一心只想着赚钱,也没有什么时间”

“哦,也是,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也不知道,哎,我快疯了,你说现在只是一个黑眼圈,以后要是眼睛都肿了,你说我还怎么找对象啊”李婷露出无辜的眼神。

“对了!你说那个幼儿园是叫做小太阳的吧?”小诗突然问道。

“恩恩,就是啊,小太阳,大盒子,头被人拧过了的鬼”李婷不假思索的说出这些常常出现在梦里的东西,然后又追加了一句:“男鬼女鬼就不知道了,要是可以看看他的正脸说不定,就知道了”

“那不会吓死你啊,鬼啊”小诗做着鬼脸吓唬还在认真转笔的李婷。

叮铃铃…

上课了,老师在讲台上讲着,李婷的脑子并没有跟着老师走,她一直在想着,那个鬼的正脸到底是怎么样的,他是男的还是女的,为什么他要是一直追我,并在幼儿园里掐死我。

“这一天有这么过了啊!”小诗收拾完书包后,在李婷的座位前舒了舒懒腰,说道:“你快点收拾,不想回家啊”

“没有,没有”李婷一边答应,一边快速的收拾着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书本。

两个女生在一起,总是有叽叽喳喳说不完的话题,聊着聊着很快到了分岔路,她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小诗在学校里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所以在班级里担任着课代表的职责,也许就是这份职责,才造就了她细心,和一探究竟的一面。她很快的将作业做完,打开电脑,搜索关于小太阳幼儿园的网页。

“哎,没有我想要的”小诗喝了一口放在手旁边的水,冥想了一会说道:“对了,我们市的论坛里说不定有”

果然!在论坛里小诗搜索到关于小太阳幼儿园的帖子。

“小太阳幼儿园,祖国花朵…不是,哎呀,这是广告好不好”小诗自言自语道:“怎么没有我想要的,除了广告就没有…等一下”她似乎有所发现,将脸向前靠近,一个字一个字的读:“早前连体婴儿的婷婷现已就读小太阳幼儿园,身体状况良好,并无其他不良状况,说明本市的连体拆分手术已经很成功…”

“妈呀!不会吧?!”小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手捂着嘴,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连体婴儿的婷婷…”

小诗回过神来,赶紧给李婷打电话,突然她的爸爸妈妈在客厅里打了起来,摔得东西乓乓乓的响。

平时爸妈在家都会很和谐,今天怎么会打起来?不行,要把他们拉开,懂事的小诗放下拿在手里的手机,匆匆过去劝架去了。

“当当当”有规律的敲门声。

“谁啊?”

“我”

“吱”门发出尖细悠长的声音。

开门的是李婷,“咦?小诗?这么晚了,你怎么?”

“婷啊,我知道你做的梦了,小太阳真的存在!”

“真的吗?”李婷满是吃惊和疑惑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哎呀!我向朋友打听,才知道的,你忘了,你以前上的幼儿园叫什么?”

“这…”李婷陷入回忆之中。

“离着不远,我带你去吧”小诗自告奋勇的说:“一会就回来了”

“不是吧,天都这么黑了”李婷看了看门外,黑的确实看见什么东西。

“你怕什么啊,不是有我呢嘛,再说今天晚上你要是做梦怎么办,还有天亮的话,人家幼儿园让你进去吗?不会的吧,所以现在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呢”小诗一本正经的说着。

“哦,那倒也对!好吧,你等会,我穿件衣服就走”说罢,李婷就穿衣服去了。

天已深了,路上的行人少得可怜。路灯将两个女孩的影子拉得很长,晃晃悠悠的一直向着李婷不太熟悉的地方走着。

“小诗,你走的这么快干嘛啊?”李婷有点跟不上小诗的节奏。

“我们早去早回啊”

“哦”李婷紧紧抓住小诗的手,一路走走,说起来小诗的手很冰凉,也许是晚上天冷的缘故吧,李婷这样想着。

“到了”小诗指着前方不远的一顿楼说。

果然,李婷可以看见那发着绿色光辉的几个大字小太阳!

幼儿园的大门是两扇大铁门,很轻松的就可以翻过去,李婷看着眼前的景象,似乎是见过,可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小诗像是来过一样,熟练的就遛了进去,来到一个大大的房间内,她笑着,笑着。

“你怎么了?声音小一点,好不好?”李婷紧张的看着四周,示意小诗小声点。

“哈哈,你放心这里不会有人的”小诗的声音变了,那声音准确的来说更像是李婷自己说出来的。

“为啥?”

“因为这里早就被拆掉了!”说话时,小诗背对着李婷,李婷看不见她的脸,李婷说道:“怎么会?你是谁?”

李婷的声音有些颤抖,她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这不是她认识的小诗,她到底是谁?李婷语气弱弱的问道:“你难道?”

“没错!哈哈,我就是你梦里的鬼!”说罢,她转过了身,她的脸已不是小诗的样子,而是那被人拧过的后脑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想看我的样子,我就给你看”。

她双手使劲的将脑袋拧,咯咯骨骼摩擦发出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清脆的响着。直到脸朝向张大嘴的李婷,李婷看见那个人不就是自己吗!

就在李婷的疑惑一个接一个的袭来的时候,鬼说话了:“你吃惊了吧,哈哈,你说,我在生下来的时候就有两个脑袋,一个身体,可是为什么独自占有身体的是你!而将我抛弃?!”

说着她的脸开始扭曲,面目开始狰狞,“就因为我的脸是向后张的?!”她指着自己的脑袋,自由的向后转动,一会又停留在了正方,瓷牙咧嘴的说:“你的那个身体是我的!我要在你十八岁生日来之前得到!”

“哈哈”她犀利的笑着:“我不光要你还我的身体,我还要你的一切!友谊!亲情!”

“哎呀!”一直惊恐向后退的李婷不注意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掉在了一个画着洋娃娃的大大盒子里,那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李婷,双手紧紧掐着她的脖子!

李婷的脸开始发紫!她快要呼吸不了了!突然鬼松开了手说:“你不能死!”

唰!

消失了!

李婷一个人留在大大的盒子了,这里是她永远也走不出去的地方。

一个声音响起,说道:“我会回来告诉你,有身体的我是多么的幸福的,哈哈哈哈”

“叮铃铃…”电话声刺耳的响起。

“喂?李婷,你没有睡吧?”

“嗯,没有呢,你也没睡啊”

“你听我说,我查到了小太阳的事了,本来想早点打电话给你的,可是家里出了点状况,对了…”

“哦,没事”李婷打断了说话的小诗,说:“我不做那个梦了,今天晚上不会,明天也不会,以后都不会了,哈哈”

“哦?是吧?那关于你…”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对吧?我们重新再来,哈哈”

“奥,好吧,那你早点睡吧”

“嗯,晚安!”

“晚安!”

查看更多:《恐怖鬼故事大全》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